中国时报社论刑求逼供致死不起诉 检方也残民以逞?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19-12-03
中国时报27日社论「刑求逼供致死不起诉 检方也残民以逞?」内容如下:
 
 前空军士兵江国庆遭刑求冤死一案,去年地检署决定不起诉涉及刑求取供、肇致冤死之陈肇敏等九名军官,高检署发回再议。台北地检署经过一年多的侦查,日前第二次决定不起诉。理由是陈等所涉滥权追诉致死部分己逾追诉期;杀人部分,则以渠等无权左右军法审判为由,亦为不起诉。地检署基本上认为,不当取供与江国庆之死,缺乏因果关係。 

 这是司法史上黑暗无比的一天! 

 官方回应媒体的说法是刑罚已过追究时间,家属只能诉追民事求偿讨回公道。此举其实有些残忍!台北地检署第二次的不起诉处分,比第一次还糟,不但说是追诉权时效业已消灭,还要说刑求与死亡无关,连民事赔偿的路径都预为封阻。试想,刑求追诉与江国庆的死亡若是不具备因果关係,家属还能够为江国庆的屈死获得民事赔偿吗?刑事定罪需要建立因果关係,民事求偿一样需要建立因果关係,反过来说,民事求偿如果具备因果关係,刑事何独不能?「追诉权已过」原只是地检署不起诉的程序上理由,如今「无因果关係」则已成为不起诉的实体上理由。 

 第一次不起诉还只是使用程序上的藉口,这一次台北地检署横心卫护涉嫌公务员到底,连程序带实体理由都用上,乾脆将家属民事求偿的法理根据一併切断,为刑求逼供的公务员脱罪,不但设想周到,护短的手法也淋漓尽致,令人「叹为观止」。 

 我们不妨再看看检方是怎幺曲解法律,为不起诉脱罪找理由的。 

 本案涉及的刑法条文有几项。刑法第一百廿五条规定,「有追诉或处罚犯罪职务之公务员」,「意图取供而施强暴胁迫」「因而致人于死者,处无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。」北检显然认为陈肇敏等人不是「有追诉或处罚犯罪职务之公务人员」,又认为刑求不是「因而致人于死」的原因,所以不能用这一条追诉。然则如果他们不是有追诉或处罚犯罪职务的公务员,又是依据什幺身分刑求的呢?公务员私设刑堂,干犯何罪,检方要如何交代?如果他们没有追诉或处罚犯罪的职务身分,那江国庆又怎幺会被起诉的呢?起诉者不是共犯吗?刑法第三十一条规定,因身分或特殊关係成立之罪,其共犯虽无特定关係,仍以正犯或共犯论。对此,检方能够视而不见吗?嫉恶如仇的检察官都到哪里去了? 

 就算他们不是吧!刑法第三○二条规定:「私行拘禁或以其他非法方法,剥夺人之行动自由」「因而致人于死者,处无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;致重伤者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」刑法第一百卅四条:「公务员假借职务上之权力、机会或方法,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,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。」公务员私刑拘禁,是比滥权追诉更严重的罪刑,检方如何能够轻轻放下?这次不起诉说是没有因果关係,就是要将「因而致人于死」可处无期徒刑的加重责任排开。 

 台北地检署为涉嫌人开脱的说法,是他们没有致江于死的故意,只想破案报功而已。这是掩耳盗铃,欺瞒天下!刑求者製作刑求笔录的时候,岂不知道笔录中的口供是要判死刑的罪名吗?当时军人强姦杀人是唯一死刑,为了破案报功,刑求者不惜逼迫江国庆写下他们所编织的口供,以便追究江的死刑责任,恶意昭昭,还不是故意吗?难道敢说连未必故意也不是?他们明知逼供破案之后被告就会被起诉论以唯一死刑之罪,犹不顾而为之,事实上也果然就发生了判决死刑、执行死刑的后果,这还没有因果关係,请问检方的「因果关係」四字究竟怎幺写? 

 再说追诉权时效。无期徒刑与十年徒刑的追诉权时效是卅年,江案是民国八十六年的事,离「逾期」还早着呢!关于追诉期,江母曾问:「不是去年才知道冤死吗?」其实,追诉权时效于犯罪成立时起算,与被害人什幺时候知道犯罪无关,但却跟检方是否有意拖延或积极追诉有关。若检方坚持刑求与致死无因果关係,谁能奈何?有追诉权者,刑求罗织罪名固属能事,想方设法脱罪,也是存乎一心啊!这不就是检方透过江案给社会的教育吗? 

 刑求逼供致死,算不算是「残民以逞」?对于「残民以逞」无动于衷,而且曲意开脱,算不算第二次的「残民以逞」?北检有没有残民以逞,请问检察官出身的法务部长,怎幺说!